欢迎访问:丁香六月月,婷婷开心-婷婷色香五月综合激情-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第一滴泪—迷失之夜



  思媛最近有点烦恼,结婚三年的周凯周凯去广东湛江出差已经三个月了,刚去的一个月还时不时的给她打个电话,嘘寒问暖,关心体贴,可最近这两个月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凯很少打电话来了,思媛打过去周凯也是敷衍几句就挂了电话,甚至她回娘家一个月了,周凯也不闻不问。

  今天思媛刚刚给周凯打了电话,本来还有事情要跟周凯说,可周凯没说两句便说工作忙挂了电话。幽幽的叹了口气,思媛感觉曾经与自己灵肉交融的老公那么遥远,湛江虽远,却远远及不上老公那种漠不关心的隔阂所产生的距离感和无力感。

  26岁的思媛身材还是保持的不错,该翘的翘,该鼓的鼓,那尤其那丰润的臀部配上思媛165 的身高及2 尺2 的腰身,从后面看就已经让男人不觉的咽口水了,
而且思媛长着一张娃娃脸,怎么看都不像20多岁的女人,大大的眼睛,小巧的鼻子,满目的精致,虽然没有惊艳的感觉,但却耐看的很,越看越是看不厌。尤其让思媛引以为傲的那双36码大奶,颤悠悠的挺立着,穿上短袖T 恤,胸部鼓鼓囊囊的仿佛就要涨破一样。

  思媛虽然26岁了,却由于在家中是独生女,过往经历也很简单,从出生到上大学,再到毕业分配到学校当老师,是有名的乖乖女,几乎没有接触过外面的人和物,就连旅游,也是仅仅和家人去过北京故宫一次。父母包办了很多,却也造成思媛仿佛长不大的孩子,虽然步入社会参加了工作也结了婚,有时候的思想还是很单纯,到点上班教育小孩子们,下班操持家里。

  周凯是思媛的父母的战友的儿子,一家知名国企的会计师,由于这家国企在国内的生意很多,且遍布全国,所以周凯经常出差,一出差至少十天半个月。
  这次周凯出差两个月后,思媛独自在家很没意思,平常又没有耍的来的闺蜜,正好学校暑假,自己便回到了扬州的娘家。刚回娘家时候还忙着走亲戚,等来了一个月了,该走的亲戚都走过了,闷在家里的思媛对周凯的思念一点一点的涌出来,仿佛泛滥的潮水,一发不可收拾,可周凯的冷漠让她伤心,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放下手机,思媛突然想出去走走,抑郁的心情让她无所适从,只想呼吸呼吸新鲜的空气。

  不知不觉,她走到了小学母校的门口,徘徊了一会,正要走开,突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思媛回头一看,原来是自己的老同学贾鹏飞,正站在学校对面一家五金店门口朝她招手。反正回家也没事,孩子姥姥带着,思媛强打起笑容朝贾鹏飞笑了笑,轻盈的走了过去。

  「好几年都没见你了,怎么突然回来了?也不和老同学打声招呼。」贾鹏飞很热情的问。思媛突然觉得鼻子酸酸的,曾经对自己如蜜一样的周凯都不稀罕搭理自己了,而一个几年不见的老同学却还惦记着她。她看着贾鹏飞,模样没怎么变,身高还是168 的挫样,只是人变黑了,胳膊也结实粗壮,一头乱糟糟的头发好像几个月没洗一样。其实贾鹏飞上高中的时候还追过她,不过她绝不肯在上学时候谈对象的,那对她是一种道德颠覆,尽管如此贾鹏飞还是穷追不舍,甚至还有一次趁晚自习下课的时候,在学校花园中强行抱住她想要强吻她,她拼了命的挣开跑掉了,事后回想,她怕的很,而且那次贾鹏飞强壮的胳膊紧紧的箍住了自己的胸部,那双发育的很好的兔子,已经感觉了强劲的压迫,这事她谁都没说,不过见到贾鹏飞她就像小白兔见了老鹰一样,跑的飞快。这样直到她考上徐州师范大学,到毕业分配到徐州34中,再没见过贾鹏飞。

  现在见到贾鹏飞,却是分外的亲切。思媛浅浅一笑:「怎么了?我回自己娘家还要给你打报告啊?你现在是什么领导了,级别很高么?」

  「哎。」贾鹏飞叹了口气,「别提了,高考没考上大学,只好读了中专,学了机电专业,学校毕业不包分配,找不到工作,只好自己开了家机电维修店,天天累的腰都酸痛。」

  「噢,可别把腰累坏了,晚上你媳妇可等着你呢,呵呵。」思媛面对着老同学,头次跟人开起了荤笑话,平常当老师哪敢这么说话。

  「呦,看不出美女还挺关心我的?啥时候给我熬个汤给我补补呗?虽然没媳妇等我,但也要做好准备不是?」

  「怎么?你还没结婚?呵呵,给你熬汤你也无处使,你就耐心的做你的老童男吧。」思媛感觉和贾鹏飞聊天轻松愉快,一点压力都没有,心里的那点抑郁也随之遣散了。

  「呵呵,好了,不和你聊了,我到五金店买点配件,马上回去还要给人家修台水泵呢。对了,你电话多少?回头我请你吃饭。」贾鹏飞笑眯眯的看着思媛。
  「好的,说话算数啊,最近呢我可是有的是时间,随时恭候您破财。我电话给你拨过去吧。」

  两人就此别过,思媛边走边笑,那模样,实在诱人。

  晚上吃了饭正在看电视,忽然手机来了短信,原来是贾鹏飞,思媛一笑这个家伙还是不忙啊。两人短信聊了几句,最后贾鹏飞约好明天中午请思媛在味美思饭店吃饭。

  第二天中午,思媛换了身粉色短袖,下装穿了条牛仔裤,把那身条衬得格外诱人,细细的腰身加上丰满弹性的臀部所产生的S 线条,让人垂涎欲滴。她轻快的出了门,一路溜达到了味美思,却见贾鹏飞早就等在饭店门口,手里拎着买来的饮料。

  贾鹏飞看到思媛,顿时一愣,眼睛仿佛聚了光,亮了许多。很快上了饭菜,贾鹏飞要了两瓶啤酒:「咱俩一人一瓶?」「不不,我不会喝酒,还是喝点饮料吧。」「呵呵,那我可不客气了,两瓶啤酒正好消暑,来咱俩老同学这么多年没见,干一杯吧!」贾鹏飞端起一杯啤酒和思媛碰了杯,一口干掉,眼神却秒着思媛,看到思媛也干了饮料,微微的笑了笑,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了几分得意。两人好几年没见,东聊西扯,思媛的话匣子也仿佛打开了,加上贾鹏飞能侃能喇,逗得思媛一个劲的咯咯直笑。

  饭后,思媛觉得有点头晕,身体也有点发热,还以为是天热暑气逼人。出门时,贾鹏飞趁机揽了下思媛的腰,思媛也丝毫没有在意。在贾鹏飞的执意邀请下,思媛答应了去他的店里坐坐,两人也随之向机电维修店走去,贾鹏飞穿的也是短袖,路上有意无意的碰到思媛白嫩的胳膊,而思媛却感觉身体有点发软,走路也有点乏力了,对贾鹏飞的碰撞却并没有在意。进了机电维修店,外间是维修间,地上散乱的堆放着一些水泵、砂轮机、发电机和工具,趁着思媛打量的功夫,贾鹏飞开灯后趁机回身把店门关上并上了锁,思媛有点精神恍惚了,几乎快要站不住,贾鹏飞赶紧上前搀了思媛,一手揽着思媛没有丝毫赘肉的细腰,一手推开里间的门。里间十几平米,只有一张铁床,床上散乱的放着些短袖、裤头、袜子,还有几本书,床边一个暖壶,一个写字台,写字台上放了台电视,吊顶是一台电扇,可以说是简陋的到家了。

  贾鹏飞把思媛让到床上,手指紧紧箍着思媛腰部的细肉,感受着思媛的柔软和细嫩,不禁吞了吐沫。思媛不知道自己喝的饮料被贾鹏飞下了苍蝇水,只感觉浑身发烫,脸颊发红,浑身发软,精神恍惚,站也站不住,坐在床边也感觉四周墙壁东倒西歪一般,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嘴里喃喃的说道:「怎么回事?我怎么这么热,头这么晕?」贾鹏飞嘿嘿一笑说:「我也热死了!」说着就把身上的短袖脱了,紧接着又脱了外裤,只剩一条小三角裤头在思媛面前。思媛似乎没反应过来,眼神看到了贾鹏飞黝黑的胸膛和毛茸茸的大腿,却僵硬的没有移动眼睛也没有力气喊止他别脱掉外裤,就那么愣愣的看着贾鹏飞小裤头中顶起的一点,呼吸越来越急促,脸颊绯红,像一个红苹果,引诱着人咬上一口。贾鹏飞见思媛没有喊叫,嘴角一笑,说:「你也热吧,我帮你脱掉衣服就凉快了!」说着,不等思媛回答,把思媛的粉色小T 恤直接撸了上来,扶着思媛的白嫩胳膊就脱掉了。思媛今天穿的是一件粉色蕾丝胸衣,T 恤一脱掉,立刻显露出曾经36码诱人的大奶、白嫩的肌肤和细细的腰身。思媛想阻止贾鹏飞的动作,却无力使劲,心里想我这是怎么了?怎么了?自己却嗯的一声娇喘。

  贾鹏飞看到梦中女神的性感样子,不觉楞了一下,片刻反应过来,直接摸到思媛蕾丝胸罩的扣子解了开来,终看到自己曾梦牵神绕的一双雪白的大乳,虽然有些下垂,乳晕粉中稍有点褐色,但那雪白却耀的眼睛不舍移开,浅褐色乳头更是小小的跟樱桃一般。贾鹏飞情不自禁喘了口粗气,小弟弟不觉又涨大几分。思媛终感觉到上身有些发凉,她眼睁睁的看到贾鹏飞解了自己的胸罩,嘴里弱弱的喊了声不要,却感觉心跳加速,下面湿湿的痒痒的,似乎已流出水来。

  贾鹏飞当了思媛的面,两手不客气的握了思媛的白嫩的乳房,深深的呼吸了一下,摇了摇头,用力的捏了捏,等思媛嗯啊的闭眼销魂似的叫了一声,才冲思媛嘿嘿一笑说:「你真的不要么?」思媛眼神更是迷乱,眼睛似要滴出水了,心里乱成了一团,想着:我真的不要么?周凯不要我,可现在有人要我呢!不能,我不能……但她的身体却是无法抗拒,嘴里一时呜呜说不出话来。

  贾鹏飞早已有些忍耐不住,抓住自己一直以来就梦想拥有的乳房使劲摇了摇,左右使劲把小小的柔嫩乳头捏了又捏,弄得思媛只得闭了眼睛一张小嘴嗯啊嗯啊的叫个不停。原来思媛虽然保守,但她身体却是敏感,尤其是乳头,平常只要周凯多捏几下下面就会流水成溪,何况已经好几个月都没有做爱,此时的贾鹏飞这样的揉搓,下面早早流出了清水。贾鹏飞见思媛这样,一把脱掉了自己的裤头,然后把半裸的思媛放倒在床上,思媛已经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只是一张小嘴喃喃低语着不要不要,仿佛小白羊咩咩的叫着。

  贾鹏飞俯下身子,一手抓着柔软的乳房,一手解开思媛牛仔裤扣子向里探去,思媛双眼发红,颤抖着努力的扭动着身子,却叫贾鹏飞感觉更加的刺激,那小弟弟也直愣愣的扑哧扑哧的晃荡起来,贾鹏飞粗糙的右手已粗鲁的伸进思媛的下裆,他感觉面前这个梦中情人的阴毛是那么柔软,那么细嫩,忍不住抓住了思媛的阴毛狠狠的拽了下,思媛眉头一皱,身子一僵啊的一声,阴道里面流了更多的爱液出来。

  贾鹏飞探到了梦寐以求的水帘洞,只感觉那里面又嫩又滑,还时不时的夹着手指发紧,他紧紧盯着思媛那张嫩滑可爱的娃娃脸,手指不停的在思媛阴道内抠弄着,思媛已经闭上了眼睛,嘴里发出诱人的嗯嗯声,贾鹏飞用舌头舔了添思媛的软软的红唇,思媛粉粉的小舌头情不自禁的伸出来与贾鹏飞的舌头纠缠在一处,那股淡淡的清香和触电般的感觉让贾鹏飞情不自禁的哼了一声。20多年来,虽然他也找过小姐,但良家妇女却始终是没有玩过,面前的妙人还曾是自己的梦中情人,一家大型国企公司主管会计师的夫人,回头他跟那帮穷哥们怎么吹牛都可以了。

  贾鹏飞低吼了一声,起身把思媛半裸的白嫩的身子翻了过来,牛仔裤也狠狠的剥了下来,露出思媛的粉色小内裤和圆滚滚带着弹性的雪白的屁股。贾鹏飞深呼吸了一口气,把粉色小内裤拨到一边,终看到思媛的小穴,粉嘟嘟的水盈盈的,光彩夺目。他掰开思媛的腿,伸出大舌头,呼哧呼哧的用力的舔着那略带点咸味的粉嫩小穴,那可是只有她周凯才能享受到的待遇,他心里简直爽翻了天,心想这小娘子真有味,表面纯的很,上床可是浪的很。思媛此刻仿佛没有了意识,嘴里嗯嗯的哼着,眼睛闭着,摇晃了脑袋,一双小手则紧紧的抓着床上能抓住的东西,仿佛要抓住了一切。

  贾鹏飞终于忍耐不住,一把扯下思媛的小内裤,用力的拍了拍那圆圆的富有弹性的雪白臀部,跨坐在思媛的大腿上,慢慢的把大鸡鸡插入到那温暖潮湿紧缩的粉穴内,一插到底,然后闭眼微微的叹了口气,只感觉那包容是那么火辣那么滚烫,他本能的用力抽插,一下更比一下用力,一下比一下更快,仿佛饥饿的野兽遇到了绵羊,又仿佛一个嗷嗷叫的婴孩终找到了奶头。身下的思媛叫声开始大了起来,她的丰满富有弹性的臀部让贾鹏飞感觉自己在飞,不,比飞还要畅爽。
  贾鹏飞抓住思媛的头发,把思媛的脸朝向自己,在她耳边喘着粗气问:「你要不要?要不要!」思媛嘴里哼哼的嘟囔着,他停止了抽插,感觉下面的白嫩的身子还在努力的扭动,他又俯到思媛的耳边问:「你要不要?」思媛已经语无伦次:「要!要!快给我!」贾鹏飞又问:「是不是要我干你?」「是,是,你快干吧!」思媛呻吟着回答。贾鹏飞说:「让我干你行,你喊周凯!」于是思媛开始喊周凯,这种感觉让贾鹏飞很有成就感,他骑马一般的驰骋着,不知疲倦的驰骋着,跃动着,铁床也随之吱呀吱呀的高速晃动着,只是几分钟他的阳物就忍不住了,他狠狠的抖动着,把白白的浓浓的精液射到思媛的白嫩丰满的屁股上,然后像一个壮烈牺牲的士兵,重重的倒下,压在思媛洁白而细滑的背部,那黑黑的阳物在思媛粉穴的阵缩下,退了出来,他感觉这张床是那么柔软那么舒适,于是闭了眼睛,进入了睡眠。

  贾鹏飞睡的很香,而身下的思媛也仿佛累了乏了一般,扭动了一会便沉沉的进入了梦乡。不知道什么时候,天还没黑,贾鹏飞哼的一声,醒了过来,他感觉到身下富有弹性的白嫩的身体,用粗糙的大手摸了一把思媛细滑的臀肉,那臀肉上还沾着自己的黏糊糊的精液,他确信自己没有做梦,自己真的把这个美女上了。他的鸡巴不觉又硬了起来,顶在丰满富有弹性的臀肉上,他喘了口气,起身把灯打开,只见思媛仍趴着身子,甜甜的睡着,那滑滑的背连着丰满的臀,已经有了细密的汗水,在灯下格外的诱人。贾鹏飞强自忍住冲动,拿出手机,从各种角度拍了些思媛的裸照,然后又把思媛翻过身,又拍了一些,他似乎还不满足,于是把自己坚挺的黑黑的龟头顶在思媛的粉嘟嘟小嘴边,又拍了几张。

  做完这些,贾鹏飞终于忍不住,把手机扔在一边,把思媛一双修长的白白的腿高高举起来扛在肩上,跪在思媛臀边,瞄准了思媛的蜜穴,黑黑的大龟头再次拱入那陌生又熟悉的温暖潮湿的小穴,思媛睡梦中哼了一声,皱着眉头,红着脸蛋,那模样让人不得不冲动。贾鹏飞开始快速的插动,每一下都能顶到蜜穴深处的子宫,铁床又开始吱呀吱呀的晃动,在这个寂静下午,显得格外的刺耳。思媛在贾鹏飞的抽插下和剧烈的晃动下,嘴里虽还发出嗯嗯的呻吟,但眼睛已逐渐的睁开,一边喊着:「老公!老公!你回来了!」贾鹏飞嘿嘿一笑,说:「操!让你老公我干死你吧!」睁开了眼睛的思媛似乎没有反应过来,屋顶的灯光闪着了她的眼睛,她感觉不对,这是哪里呢?自己是在做梦吗?周凯呢?铁床的声音终于唤醒了思媛,下身的那种涨涨的充实感让她疑惑,却又让她有很大的快感,她终把目光对准了在自己身上驰骋奋战的贾鹏飞。

  看到黑黑的贾鹏飞赤裸裸的正在自己身上折腾,思媛有了一种无力感,她闭上眼睛心想:这一定是梦,这一定不是真的!可蜜穴传达来的快感让她本能的全身都透着舒爽,仿佛她飞翔在云端,一会高一会低,又仿佛漂泊在海里,一会上一会下,这种感觉已经失落了很久很久,甚至已经让她感觉陌生。心里瞬间想了很多很多,希望这噩梦不再继续,又希望这噩梦不要中断。她的小嘴扔在哼哼依依呀呀的叫着,和铁床震荡的声音是那么不和谐,却又是那么和谐。她想要推开在自己身上发泄性欲的这个人,但伸出的小手碰到贾鹏飞的胸膛便再用不上力气,反而抚摸了起来。

  贾鹏飞看到思媛醒了,心里更是兴奋,抽插的更加迅速,仿佛一个电动马达在发动着,高速运转着,又仿佛一个打桩机,轰轰的撞击着地面,他感觉自己此刻能把地球撞出个洞,但身下的这个美女却怎么撞都撞不碎,那蜜穴更加有一种魔力,能让自己不觉疲惫,大脑也一直兴奋,这简直就是要命啊。

  阳光已经斜照了,透过这间小屋薄纱般的破旧窗帘照了进来,黑壮的贾鹏飞在雪白美丽的思媛身上耸动着,不时变换着动作,仿佛一幅幅黑白画面,定格在这个下午。

  「你爽不爽?嗯?到高潮了没有?」贾鹏飞一边继续着自己的抽插一边问思媛,思媛大概药劲过了,眼睛闭着,嘴里哼哼呻吟着,却不回答。「我干的爽不爽?比你周凯厉害吧?」思媛继续沉默,身体却一阵阵发紧,贾鹏飞感觉到思媛蜜穴一阵阵的紧缩,停了下来,享受这致命的快感来袭,他捏住思媛的乳头,用手指来回搓着,思媛不禁的啊啊的叫起来。「你说不说?说不说?」思媛终忍不住,皱着眉头喊着:「爽,你快干我吧,不要停!」贾鹏飞哈哈大笑,加速抽插起来,那黑黑的仿佛黑炭头一般的龟头沾着两人的爱液发出啪唧啪唧的淫荡的声音,铁床依旧在吱吱呀呀,思媛也哼哼依依,终于,一阵冲刺后,贾鹏飞满足的射出了自己的精液,全部的精液都狠狠的射到了思媛的蜜穴里,思媛身体一僵,蜜穴开始阵缩,不断挤压着贾鹏飞的龟头,他在高潮后又达到了一个新的高潮。
  贾鹏飞一翻身,躺在旁边大口的喘息着,身上满是汗水,一手却满满的握着思媛的洁白的柔软的乳房,一手抚摩着思媛雪白粉嫩的大腿。而思媛则仿佛再次睡着了,夕阳照在她身上,只见她身上一层密密的细汗,闪耀着光辉,那是一种沉静的美,一种自然的美。

  其实思媛怎么睡得着呢,此刻她愈发的清醒,只是不敢睁开眼,不敢面对这个蹂躏了她的黑矬子。她明白,自己莫名其妙的失身了,她对不起周凯,对不起这个家,一瞬间她想了很多,可再怎么想,事情已经发生了,自己该怎么办呢?她想此刻如果发生地震就好了,那么什么问题都解决了,什么烦恼也就都没有了。她又想,如果自己不来这个机电维修店该有多好,自己为什么那么好奇呢?心乱如麻的思媛,终于在思来想去后,静静的流下了眼泪,她是无法改变这事实的。身边的贾鹏飞没有看到思媛的泪水如潮水般涌出,他只是握着梦想中的美乳,搂着思媛的嫩嫩细腰,将粗壮的腿压在思媛雪白修长的大腿上沉沉的睡了。

  思媛等到夜幕降临,等到贾鹏飞睡的死死的,她静静的移开那双放在自己身上的大手,搬开压在自己腿上的那只毛茸茸的黑腿,在黑暗中摸索着自己的衣服,她怎么也找不到自己的裤头,于是匆忙穿上能找到的衣服,悄悄的打开这间小屋的门,然后小心翼翼的关上,仿佛那里有一个魔鬼。思媛终于打开了机电维修店的门,这次她没有关门,而是站在门口,看着街灯下熟悉而又陌生的街道,理了理衣服和鬓角,清亮的泪水不可抑制的无声而下。

[ 本帖最后由 7788yoke 于  编辑 ]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